“中国瀑乡”因“果”而兴

“中国瀑乡”因“果”而兴
中新网贵州安顺9月4日电 题:“中国瀑乡”因“果”而兴

  记者 张伟

  9月4日,在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的金刺梨种植林内,一簇簇金刺梨的果实挂满枝头,淡淡的果香也让人心旷神怡。大坝村党支部书记陈大兴面带微笑地给中新网记者描述丰收的景象:2021年风调雨顺,大坝村金刺梨果预计达到800吨的产量,产值400多万元(人民币,下同)。

  被民众称为“魔梨”“延年果”的金刺梨是贵州安顺对野生无籽刺梨驯化栽培的品种,具有较高营养价值和医疗保健价值,并对绿化荒山、调整产业结构、村民致富等有重要意义。

  “金刺梨已成为我们的致富金果。”陈大兴告诉记者,大坝村通过对金刺梨深加工让全村366户1603名村民都走上了共同富裕的道路。“2020年大坝村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万元。”

图为金刺梨果林。 张伟 摄

  “大坝大坝,烂房烂瓦烂坝坝,小伙难娶,姑娘外嫁。”昔日的民谣却是曾经大坝村的真实写照。作为贵州省级二类贫困村,2010年前,大坝村以种植水稻、玉米、烤烟等农作物为主,村民收入主要靠外出务工。

  贫穷的状况让大坝村村民们极为痛苦。为改变困状,1996年当选大坝村党支部书记的陈大兴和村民们开始了不断的尝试。在反复的失败和挣扎中,陈大兴在2007年终于遇到了大坝村产业发展的“金果子”——金刺梨。

  从2008年独自引种到2011年丰产,陈大兴的30亩地产出刺梨6万余斤,能卖上百万元。他专门开了一个“品果会”,打“活广告”,说服村民一起种植金刺梨。

  通过对金刺梨的种植、加工及发展乡村旅游,如今的大坝村窗明几净、别墅成群,花香、果香与田园里蛙鸣鸟,让大坝村成为中国美丽休闲乡村。

图为金刺梨与月季花嫁接而成的“树状月季”。 张伟 摄

  对乡村振兴充满信心的陈大兴有自己的计划:大坝村的金刺梨深加工计划已启动,品牌已完成注册,“我们的生活会更美好。”

  大坝村沧海桑田的变化是有“中国瀑乡”美誉的安顺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缩影。

  因曾长有黄色果实的树木而得名的黄果树大瀑布坐落在安顺。“奇景至矣!”中国明代旅行家、地理学家徐霞客对黄果树大瀑布“珠帘钩不卷,匹练挂遥峰”的赞誉让海内外游客络绎不绝的来此打卡留念。旅游产业的蓬勃发展让安顺的山区民众深受其益。

  如今的安顺在乡村振兴中仍在因“果”而变。安顺市林业局二级调研员张凯告诉记者,“念好山字经,种好摇钱树”的安顺,坚持“育好”一颗金果、做大一项产业等“四好”理念,坚定不移地发展金刺梨产业,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、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。

  截至目前,安顺市已累计发展金刺梨种植面积30万亩,实际挂果面积近10万亩;现有12家金刺梨深加工企业,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5家。2021年安顺市计划改培金刺梨5万亩,鲜果产量预计达1.6万吨。

  已获得中国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保护的金刺梨成为企业眼中的“香饽饽”,巴西、澳大利亚等国家的企业也曾前来需求合作。在贵州天赐贵宝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闫福泉看来,金刺梨已“一果难求”,在成为村民致富果的同时也将助力企业有更好地发展前景。产值破10亿元、上市、业界旗帜都是闫福泉未来3年的目标。

  除单纯地金刺梨鲜果加工原汁外,金刺梨正与食品、化妆品等结缘,刺梨干、刺梨萃取面膜、刺梨萃取胶原蛋白洁面乳受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欢迎。在大坝村,村民将“年长”的刺梨树与月季嫁接成“树状月季”,成为园艺界的新宠。

  金刺梨产业发展未来可期。张凯告诉记者:“我们需要持续做下去,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培育金刺梨产业。”在乡村振兴开新局中,“中国瀑乡”亦可再次因“果”而兴。(完)【编辑:苏亦瑜】